新闻·校园

政治课,想说爱你不容易

记者:陈薇、毛焱

  3月16日中午,2教411,马原(马克思主义原理)课某班助教本学期第一次点到。结果,十几个名字无人应。下课后,他很快被来“补到”同学围住。
  每次去上思修(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的李程就要帮没来的同学注意是否要签到。他说:“同学都不喜欢上政治课,要么不来,要么就是来自习,做别科的作业。”
  助教也不好当。马克思主义学院07级博士生宋修见助教告诉记者:“每到期末,收件箱(中的邮件——记者注)数量看涨。”他说,去年班上一名正忙着准备Tofel同学在邮件里强烈要求老师改成绩——该同学政治课期末成绩只有67分,担心这会拖累绩点进而影响他出国。
  北大的政治课包括“史纲”、“思修”、“毛邓三”、“马原(上、下)”。相比其他类别的课程,它们更多的“沦为”学生的“逃课”、“自习课”。BBS马院院版置底的一篇帖子这样说道:“作为选课的本科生,他们中的绝大部分绝不是因为喜欢政治课才来上的,但是在现行的教育体制下,这又是必不可少的课程。所以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同学上课的积极性不会很高,学习目的也主要是为了应付考试,就此衍生出一系列问题,如旷课、上课不认真、作业抄袭等等。”一位来自香港的学生这样评价政治课:“我不大喜欢大陆的政治课,感觉输入性的概念太多,都是死记硬背。”在未名bbs的Triangle和courses版里,要求取消政治课的呼声时有传来。
  马院也在尝试课程改革。今年,孙蚌珠老师主管的毛邓三7号班成为了改革试点班。该班老师不再沿用以往教师主讲3课时的模式,而是讲2课时,留一课时进行与课程相关的教学活动,比如放录像,组织讨论等等。孙老师说,这是为了“让同学们更愿意上这门课”。该班助教宋修见对记者说:“这样的教学模式取得了很大效果,学生普遍参与程度变高。”记者从仝华老师处了解到,如果这次“改革”效果好的话,“有可能全面推广”。
  在教育部、中宣部要求必修的情况下,政治课是大学生不得不面对的。宋修见说:“北大的思想政治课教育采取课程主持人、主管教师、主讲教师和助教四位一体的教学模式,在全国是最为先进的。”他还说道:“糊弄政治课其实是糊弄自己。真心的希望北大学生能做一个思想者。” 这学期,仝华老师向记者展示了放在她案头上的一份厚达200多页、名为《北大学生笔下的当代社会》的马原作业,说道:“也有的同学上这门课非常认真,态度非常端正……我非常感动。”
  早在06年,教育部长周济就说过“要让思想政治课成为大学生真心喜爱、终生受益的课程”。目前来看,要达到这一目标似乎路还很长。

 

 

 




北京大学新传通讯社旗下: 闻新报 第八日记者报道

Copyright © 2009 JCP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