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论坛(2007“多元文化、和谐社会与可选择的现代性:新媒体与社会发展”分论坛主题介绍

多元文化、和谐社会与可选择的现代性:新媒体与社会发展
Cultural Diversity, Harmonious Society and Alternative Modernity: New Media and Social Development

   美国哲学家杜威说过,“社会不仅仅靠传播和沟通得以维系,社会可以说就存在于传播和沟通之中。”对传播媒介的批判性审视一直是人文与社会研究的核心问题之一。今天,以互联网、数字技术和移动通讯技术为代表的新媒介正迅速而深刻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形态,并将原本由于物理和文化距离而相互隔绝的社会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们甚至可以说,没有新媒介的发展和社会使用,就没有全球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的一体化进程。但是,借助新媒体而蓬勃展开的全球化过程并不完全符合人们的乌托邦想象。新媒体改变了媒体与受众、组织与民众、权威与大众以及个体公民之间的交往方式,它们带来的不仅仅是自由、主动性和流动性,还有疏离感、物化和文化冲突。监视、权力与垄断也隐藏在民主、分享和平等镜像的不远之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围绕新媒体所引发的社会议题与围绕现代性所引发的社会议题具有同构性,新媒体的社会表征正是晚期现代性的一种体现,那就是全球经济、社会和文化主体性的激烈重组。本论坛拟邀请国内外相关学者,从历史、社会、文化、技术、政治经济学等角度对新媒体的社会使用进行理论和经验层面的分析和批评,为构建一种进步的、人道的现代性与全球秩序贡献力量。

   1. 历史视野中的新媒体(New Media in History)
   所谓“新媒体”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任何“传统媒体”都曾经是新媒体,并成为当时社会发展和转型的重要力量。文字之于帝国、机械印刷之于启蒙运动和大革命、无线电之于工业化、电视之于消费社会、互联网之于信息社会,人类历史上每一次重要的社会变革,都离不开对新媒介技术的社会创造、选择和使用。为了避免马克思所说的历史重演的闹剧,对于媒体与社会发展的历史考察是分析和预测当下新媒体发展现状和趋势必要基础。我们今天所拥有的想象力和能动性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历史地塑造出来的。历史所能提供的智慧和洞见是怎么强调都不为过的,尤其是对于“新”的崇拜已经成为一种意识形态的今天。

   2.新媒体与公民社会(New Media and Civil Society)
   民主的理念,如果不是实践,是现代性最进步的发明之一。它告诉我们,社会的和谐来自于公民的合意,而不是压制性的力量。公民社会的存在,是现代民主制度运作的前提之一,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基础,而现代公民社会又是以媒体所提供的公共领域为运作机制的。在全球化的语境下,公民社会又有了新的内涵和发展,比如,它不仅仅以民族国家为唯一的单位和社会目标。本单元意在探讨新媒体环境下公民社会的建设所遇到的各种新问题以及老问题的新形式。可讨论的议题包括:民间组织所倡导的相关活动与新媒体之间的关系、网络论坛和博客与公共舆论的形成和现实政治生活参与之间的关系、新的政治参与方式、新媒体的资本化对公民社会的影响、新媒体与社会分化或社会整合。

   3. 新媒体与文化认同(New Media and Cultural Identity)
   “身份政治”的兴起是社会“后现代性”或“晚期现代性”的重要标志,这意味着文化认同成为许多重大经济、社会和政治过程的节点。所有的媒体都是特定的“文化技术”,它们集中了符号体系的生产、传播、解读和改造的完整过程。文化认同的生产和协商是媒体的经济、社会和政治效益存在的前提和基础。新媒体打破了文化认同的传统时空规制,带来了新的叙事、影像、声音以及想像和实践社会与人际交往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担当着文化认同的辩证互动中介:新媒体在有效地组织和强化既存的社会文化设置的同时,也释放着消解和改变现状的能量。本单元的核心论题即围绕新媒体的这种机制展开,系统地探讨围绕新媒体发生的文化性的使用和使用的文化,解析这个辩证过程如何凝聚新的文化认同并向发展的共同体想像转化。

   4.新媒体与国际传播秩序(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New Media)
   加拿大学者英尼斯提醒我们,传播与帝国总是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帝国的形成和维护依靠对传播媒介的垄断性使用,它导致了传播资源在人类群体中的不平衡分配,以及由此所引发的宰制关系。威权政治和资本主义从不同的方面制造了媒体资源的垄断,并产生了基于信息和话语垄断的霸权。新媒体的出现并没有摆脱各种经济、政治力量的垄断渴望与权力意志。恰恰相反,新媒体诞生于市场话语向公共话语争夺主导权并取得巨大成效的时代。人们对新媒体的社会想象已经不可避免地被市场、消费、效率等经济概念所形塑。我们需要一种关于新媒体的政治经济学,它帮助我们认识新媒体绚烂的符号爆炸背后的物质基础和权力关系,为塑造一种基于公正和民主理想的有关新媒体的公共政策提供理念资源。

   5.新媒体、产业发展与社会责任(New Media, Industrial Development and Social Responsibility)
   传统媒体的转型和网络媒体、手机媒体等新的媒体形式的高速成长,在创造新的媒介产业形态的同时,在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层面正在产生深刻的震荡。在新的媒体环境中,媒体在自身发展的同时,如何更好地承担社会责任,促进社会文明的发展,是新媒体研究中具有重要社会价值的议题。本议题将集中探讨新媒体的产业发展对社会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影响,并围绕建构新媒体的产业发展与社会责任之间的良性结构进行深入分析和讨论。

   6.新媒体中的国家形象建构——一种修辞学的视角
   新技术、新媒体的不断涌现为人类的信息交流提供了物质保障。人类文明突破了传统和既有媒体的藩篱,进入一个新的碰撞、融合和重构时代。以国家为单元的既有传播体系和传播制度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民主、自由、平等本属于国家范畴的道德理想在新媒体中逐渐朝着碰撞、融合乃至普世化的方向演化、推进。国家形象、国家文明在新媒体中同时被消解、整合、重构。而这一切都是在符号和文本的架构中运作的。对这一新现象的多层次、多角度阐释应该成为传播学及其相邻学科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本单元力图从语言学、修辞学的视角透视新媒体环境中公民舆论的形成、公共政策的制订、国家形象的建构以及不同国家文明的冲突与融合,解读国家形象的重新符号化或者说新媒体修辞模式。



2001-2007 © School of 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 Peking University. All Copyright Reserved.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Tel:010-62754683 Fax:010-62754485 E-Mail:sjc18@pku.edu.cn